下个路口见

动作不对(超短篇小甜饼)

        演唱会前一天的彩排,结束时已经凌晨3点多,回到酒店房间,伍嘉成拿了换洗衣服就准备进浴室,结果一转身被谷嘉诚拉住了手腕。
        “谷~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嘉成,刚才彩排探戈,有个动作不太对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是哪里不对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说不好,要不我们再把动作顺一遍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,明天就正式演出了,可不能出什么差错。”
        伍嘉成将换洗衣服放在床边,拿出手机,放好音乐,“来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音乐一响,两人迅速进入状态,起范儿、对视、勾腿、下腰、摸头,一切都很顺利,正当伍嘉成准备切换到最后一个看向观众的动作时,谷嘉诚抢先一步放下左手,抬起右手,搂住了伍嘉成的腰。
        伍嘉成有点懵,眼睛由深情变为疑问,谷嘉诚此时开口:“嘉成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想吻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说罢,直接堵住了微张的小嘴。
        不同于以往霸道的深吻,今天谷嘉诚的吻特别温柔,伍嘉成回过神,最近太忙,两人都很久没有好好亲热了,于是将手搂上谷嘉诚的脖子,给他温柔的回应。
         当伍嘉成意识到两人下身的变化时,谷嘉诚的手不知何时已经伸进他的衣服里面,正在翘臀上揉捏,他稍稍用力挣脱开,谷嘉诚显然还沉浸其中,一脸委屈的问: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   伍嘉成不敢看他的眼睛,低头小声道:“明天就正式演出了,到时候大家会一起换衣服……”说罢,不等谷嘉诚反应,拿起床边的衣服,快速冲进了浴室,想了想,还是锁了门。
         谷嘉诚被锁门声一惊,终于回过神,看了看自己的下身,再看看锁上的门,摇摇头,苦笑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  伍嘉成洗完直接上了床,等谷嘉诚从浴室出来,他都快睡着了,感觉到床边一陷,随后被搂进一个温暖的怀抱,他用手肘一顶,嘟囔着“干嘛不睡你的床?”背后的人一笑,说“我是怕你冷”。“要脸么你?”嘴上这么说着,却还是翻身靠进了谷嘉诚的怀里。
         突然,伍嘉成想起了一个问题,“谷~你刚才说彩排探戈有动作不对,想起来是哪里不对了吗?”“哦,想起来了,就是最后一个动作,不应该是扭头看观众,应该是我吻你~~”说完,胸口就被拍了几下,“流氓,臭流氓”。谷嘉诚捉住细长的手,放在唇边轻吻,“嘉成,睡吧。”伍嘉成没有回答他,嘴角却悄悄翘起了微小的弧度,仿佛做了最美的梦。

        End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写文,各种不会,这是看探戈彩排图的脑洞,不知道有没有人看……

评论(18)

热度(39)